英欧“离婚”进行时,受伤最深的却是ta

2017年3月29日,英国伦敦。

随着特蕾莎梅大笔一挥,脱欧通知书从英国驻欧盟大使蒂姆·巴罗的手中,转交到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里斯本条约》50条正式启动!

这场世纪“离婚案”迈入进行时,移民流动,统一市场,高校教育....统统都会受到影响。然而打击最大的,是哪个行业?

金融!

比起纽约,伦敦无疑是更为国际化的全球金融中心。一个城市,辐射美国市场,亚太市场,欧洲市场... 一个行业,就有来自全球的30多万的顶尖金融精英。单单英国银行所持总资产,就相当于英国GDP总额的近400%。

脱欧,是此刻你我共同经历的历史性事件。而于伦敦金融业而言,这是一场经历阵痛的变化,还是一个无法回头的衰落?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今年不是一个好年份,整个伦敦的金融圈子都有着人心惶惶的味道。去年6月宣布脱欧之后,各大投行都陆陆续续地搬迁;而伦敦交易所和德意志交易所的商量多年的合并,也在今天被欧盟否决了。

脱欧的分崩离析,对于个体而言也许不一定是件坏事,但目前而言,对伦敦而言,它是一件坏事。

虽然高层官员和报道都说,英国脱欧不会对伦敦金融业产生影响,这怎么可能呢?我在Canary Wharf, 我看很多金融机构投行去年就开始搬了,办公室一间间空出来。

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华人如是说。

对于大部分天朝群众来说,英国脱欧这件事的最大意义,也许只是一道10年之后历史考卷的送分题。但是对于这里的金融业而言,今日正式脱欧,无异于一场海啸的开始——一场持续两年,死伤惨重,前途未卜的海啸

所有的国际政治,都不过是利益之间的博弈。今天中午,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签署启动脱欧的文件,已致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以正式引用里斯本条约50条,通知对方英国脱离欧盟的意愿——英国,这艘大船已经驶向了改变历史的方向,一旦开始,就难以回头。

许多人都会有相同的感受:你所在的地方,你曾为之奋斗的地方,它的命运你却无法决定。很多人并不想离开欧盟,但时代的巨轮已经转过头。

脱欧之后,金融业会走向何方?

 寒冬将至? 

政治、政策、联盟、瓦解…… 对于这些高深的名词,人们感受最深的却往往是生活中的细节,比如LSE的学生发觉,今年在伦敦金融业的highcount,明显要少,想要留在伦敦工作,似乎比往年更难一些。

今年MorganStanley 和 HSBC

甚至都不打算在伦敦招人,

大量岗位被转移到欧洲,运气好差

一个正在读硕士的中国学生,在经历了若干轮网申和面试之后,有些绝望地说。

而讨论了N年,如今终于要搬上台面的伦敦股票交易所(London Stock Exchange)和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oerse),也在今天流产了。

脱欧这件事,金融业其实感受得比谁都早一些。

根据Morgan McKinley的一项调查,目前在英国金融市场的职位,较去年下降17%,降至6945人。这意味着什么呢?很可能下一个找不到工作的就是你。

优秀并不是唯一的考量。风口上,猪都能飞;但当大势向下,个人的力量不足为道。

事实上,许多大投行在去年6月23日公投结果公布后,就开始做出搬迁部门的计划,都柏林、法兰克福、巴黎、马德里…早在去年,摩根大通的CEO Dimon就表示,英国退欧之后,该行16000名英国员工之中有4,000人要搬到欧洲大陆去。招聘新人显得太过奢侈。

如果早知寒冬将至,不知当年的英国首相卡梅伦,是否会轻易做出公投脱欧的承诺?

很多时候,人的傲慢会左右他的判断。不过当年,在纸上轻易写下这个承诺的人却浑然无觉。

 生死攸关的许可执照 

为什么退欧这件事,对伦敦金融业而言,生死攸关?

英国金融业,贡献了英国GDP的40%。金融业才是英国的核心产业。而伦敦眼中的市场是欧洲,不是英国。

2016年5月初伦敦市长选举,工党推出的南亚裔候选人萨迪克·汗(Sadiq Khan)击败保守党候选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前者愿意为了伦敦金融城的利益留在欧洲,而后者则主张退欧。

伦敦市市长 Sadiq Khan 

如果说伦敦是一座桥,承载着美国和亚洲的金融资本向欧洲的输出。那么“欧洲单一市场准入”就好比是支撑这座桥的桥墩。

欧洲单一市场准入,允许非欧盟的银行通过伦敦的分支机构进入欧盟28个国家的金融市场进行交易和提供服务。

如同一本通行于欧洲大陆的护照—所有从事金融业的人都知道,许可执照几乎无价之宝,比之现金流,业务线,大客户等等因素,都重要得多。很多从商的人,哪怕账面为负,都绝不愿出让一个准入执照。

如果你拥有执照,一切皆有可能;如果没有,不过纸上谈兵——实际上谈也不用谈。而谈下一个市场准入,也许花费一两年,也许几十年毫无进展。

这铸就了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这也即将毁灭伦敦金融中心。

英国金融行为管理局(FCA)称,有5500家英国公司直接依赖于“欧洲单一市场准入”的执照开展业务,而他们的总收入加起来,有9个亿英镑。事实上,在英国公投退欧后不久,银行业就已开始考虑“逃离”伦敦。

高盛

正在考虑以法兰克福为欧盟业务中心,并可能转移最多1,000个工作岗位,包括交易员和高级经理。

摩根大通

退欧之后,1.6万英国员工之中最多将有4,000人要搬到欧洲大陆去。

瑞银

在英国投行部门大约5,000员工中,可能有1,500人需要搬迁。

汇丰

伦敦办公室的5,000员工中,大约1000个工作岗位在英国脱离单一市场时可能需要迁至法国巴黎。

花旗

正在与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讨论,将伦敦的部分股票和利率衍生品交易员搬到法兰克福。

摩根士丹利

可能将大约6,000英国员工中的1,000人撤出英国。

 

一旦失去这张执照,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场脱欧,会改变多少人的人生轨迹?

如果你此刻坐在伦敦金融城,操作整个欧洲市场的交易,是否会被迁到一个你并不熟悉的城市?

如果在一个正在萎缩的机构,你是不是裁的哪一个?在英国8年,也许就因此回国?

如果你是求职的学子,每周穿梭于伦敦东西,在无数的笔试面试之后,你会获得工作机会吗?等到的,是一句"Sorry."  还是 "Congratulations."?

一切未知,但是,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大厦将倾,IN or OUT? 

大部分银行知道脱欧已成定局,单一市场终有一天会成为历史,问题只是什么时候。

两年的谈判起过后,真正决定的时刻才会到来。单一市场是否还存在?IN or OUT?

目前的伦敦,并不会在一夕之间崩塌。作为欧洲最重要的交易中心,伦敦金融界和欧洲的经济联系仍然十分紧密。由于语言、时区、人才等多方面的因素限制,其他城市要替代伦敦,目前还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然而,大厦将倾,谁也无法阻挡,10年弹指一挥。既无近忧,必有远虑。

不仅是银行业,对冲基金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市场和交易都在英国伦敦,但用于他们的资本,却都留在低税率的欧盟国家爱尔兰和卢森堡。从前,英国是欧盟的一员,一切自然没有问题。然而伦敦退出单一市场后,这种游戏规则还能继续吗?

游戏规则一改,很可能就是伦敦金融业陨落的开始。这些对冲基金,绝不会等到脱欧谈判尘埃落定,才开始收拾残局。

英国将会如何处理脱欧,伦敦金融业的未来,还能如往昔一样辉煌吗?


 结语 

也许10年之后,你回顾时才发现,2017年3月29日的脱欧,所引发的是世界格局的巨变。她或早或晚,都会影响到你的人生,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这一日,在你的日记上,相当平凡,还以为是生命中极其普通的一天。
 

凤凰卫视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参考:BBC, Businessinsider,清华金融评论,中国银行业杂志,新民周刊,汇通网。


实习编辑:Liz  

责任编辑:Yoyo 

栏目随机:

栏目近期热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