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重口味 那些"惹火烧身"的漫画

2015年刚开年不久,当地时间1月7日早上11点半,蒙面枪手袭击了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的总部,造成12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漫画家。枪手在袭击时自称是来自也门的基地组织,并高呼“为先知(穆罕默德)报仇”。

《查理周刊》创立于1970年,是一本政治意识极强的法国杂志,以刊载讽刺性漫画和恶搞时政文章为主。它言辞幽默且尖锐,讽刺意味很强,喜欢用粗俗的语言,在表达态度时不喜欢遮遮掩掩。这本杂志宣称自己立场偏左,反对独裁主义,反宗教并且反制度性。此次遇袭的原因被认为是该杂志多年来发表的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

2006年,《查理周刊》刊发一张关于穆罕默德的漫画封面,画面中的穆罕默德正在哭泣,标题是“穆罕默德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打倒了”。这一期漫画引发许多争议,一些穆斯林认为穆罕默德是不能以任何方式被描绘的。那期杂志还从丹麦报纸《日德兰邮报》上转载了讽刺穆罕默德的漫画,当时的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谴责了该杂志。

2007年,法国两个穆斯林组织将《查理周刊》告上法庭,起诉他们侮辱了穆罕默德。但法庭最终宣布杂志无罪,因为他们的漫画符合法国法律对言论自由的保护,而且他们讽刺的并不是伊斯兰教,而是原教旨主义。

这一场胜诉过后,《查理周刊》又接连发表了一系列关于穆罕默德的漫画。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是2011年的一期期刊。此前一年,突尼斯伊斯兰政党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在几次选举中获胜,默罕默德登上了一些杂志的封面。作为回应,《查理周刊》发布了一期特刊,名为《伊斯兰教义周刊》(ChariaHebdo,Charia同Sharia发音很相似,意为伊斯兰教法律),还赫然在封面上写着“特约编辑穆罕默德”。漫画中,长胡子白袍子的“卡通”穆罕穆德竖起一根手指,眼睛瞪得圆圆地说:“如果你没有笑死就抽100鞭子。”

《查理周刊》的网站主页随后遭到黑客的袭击,页面显示:“没有上帝,只有阿拉。”一周之后,该杂志位于巴黎的办公室(也是此次遭枪击的地方)遭到了燃烧弹袭击,办公室内的所有财产和设备都被烧毁,其网站也被黑。《查理周刊》的主编夏尔伯(StephaneCharbonnier)称攻击者们“极端愚蠢,根本不知道伊斯兰教是什么”,还称他们是“背叛自己宗教的白痴”。

在接下来那一期的杂志封面上,一个穆斯林和一个男子正忘情地湿吻,口水四溅。那个男子穿着黑色体恤衫,上面写着“查理周刊”,这副漫画的标题是“爱的力量比恨大”。

 

2012年,该杂志的一期封面引发了国际社会最广泛的关注。封面描绘的是一名正统的犹太人推着一名坐在轮椅上的穆斯林向前走,画面显示“不许笑我们!”漫画的标题是《触不可及2》,模仿了热映的法国电影《触不可及》(The Intouchables),讲诉的是一名富有的白人男子因为从脖子以下全部瘫痪,招聘了一名黑人全职看护的故事。这期封面引发了穆斯林和犹太族的愤怒。

 

2012年,一部名为《穆斯林的无知》的电影在youtube上流传而激怒穆斯林信徒。《查理周刊》在这一时期刊发了一系列漫画,其中一幅显示,穆罕默德光着身子跪在地上,屁股上画着一颗五角星,漫画的标语是“一个新星诞生了”。在另一幅画中,穆罕默德正躺在床上被拍摄,旁白是:“我的屁股,你喜欢我的屁股?”

当时,法国政府力劝《查理周刊》不要将这些漫画发布出来,但是被该周刊拒绝了。之后,法国政府关闭了其在大约20个国家的大使馆和领事馆,以防不测。这部电影和这些漫画又成了当时的话题中心,人们纷纷议论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

事实上,伊斯兰教并不是《查理周刊》唯一的嘲笑对象。除了伊斯兰教,他们还嘲讽基督教。这本杂志的前身《切腹周刊》就是因为嘲笑戴高乐政府被关闭。而在《查理周刊》创刊之后,也刊发了许多讽刺戴高乐的封面。

主编夏尔伯认为这是一本强调多元论的左翼刊物,最大的讥讽对象是政府,政治家以及带有组织性的宗教。

这期名为“婴儿耶稣的真实故事”的漫画说的是:“你们的牧师没敢告诉你们的事就在这本《新福音书》里。你们还不知道吧,婴儿耶稣是‘罪恶之子’,是给人带来苦难的撒旦,是虚伪的信仰治疗者,是儿童杀手,是极度活跃的孩子王,他折磨他的老师们,是先知的学徒,这些你们知道吗?”这幅漫画的作者是Riss,他也在这次袭击中被枪杀。

 

教皇的形象也曾好几次登上这家杂志的封面,其中最著名的一期刊发于2010年。画面上的教皇本笃十六世举着一个避孕套说,这是我的身体。根据《新约》,这句话是一种圣餐仪式,最早出现在耶稣最后的晚餐里。这幅漫画是针对教皇早前在接受《Light of the World》时对避孕套的回应,很多人将之视为改革的讯号:为了防止感染HIV,梵蒂冈将允许教徒使用避孕套。教皇认为避孕是迈向更多元化、更人性化的性生活的第一步。

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也是《查理周刊》封面的常客之一。

 

有时候它刊发的漫画只是为了表达某种立场,比如在2010年刊发了一期裸女的封面,以支持法国政府最近颁布的“禁止女性在公众场合穿罩袍”的争议性法令。画面中的裸体女郎欢跳着喊,“耶,罩袍在家里穿啦”,她的屁眼后面露出来一段蓝色织物。

最新一期封面提到伊斯兰恐惧症,这是法国近期的热议话题。作家米歇尔•维勒贝克发表了新书《Submission》,虚构了2022年的世界由一个穆斯林采用保守的伊斯兰教规则来统治,这本书被法国人讥讽为“伊斯兰恐惧症”。《查理周刊》的封面上是一幅米歇尔的漫画,他被画成女巫,左手夹着一根烟说,“2015年我的牙齿会掉光,2022年我将庆祝斋月!

穆斯林民众:IS不能代表我们

杂志社的漫画家Luz早前在接受采访时称,“画笔并不是武器,它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主编夏尔伯则说,“穆罕默德对我来说并不神圣,我按照法国的法律,而不是按照《可兰经》生活”。

在2012年一个采访中,夏尔伯坚决反对杂志应该保持沉默以防止暴力的观点,“我不认为我正在用画笔杀死谁,也不认为我正将谁置于危险当中。当他们需要找一个借口去使用暴力,他们总会找到的”。他称自己“宁死也不会屈服”。

夏尔伯坚持杂志应该继续嘲弄伊斯兰教,在他们以往所画的漫画中,矛头很多都指向了公众对于伊斯兰教和多元文化的虚假虔诚。

从长远来看,在短时间内避免冒犯穆斯林会损害法国的世俗文化。许多漫画都表明,《查理周刊》的目标不是伊斯兰教,而是极端主义。事实上,杂志的许多封面在刊发前都会先进行自我审查。在此次袭击发生后,很多穆斯林在推特上以话题#NotInMyName谴责恐怖袭击,称IS不能代表他们,“哪怕信仰被冒犯,也不能作为使用暴力的理由”。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