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下的普通人 | 一位希腊大叔的“失业日记”

希腊成为IMF史上首个违约的发达国家。走到悬崖边上的希腊,将在7月5日举行决定是否接受欧盟协议的公投,最大债权国德国和整个欧盟也将面临一场金融冲击。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位欧新社摄影师记录了雅典北郊的普通中年大叔的生活——亚科沃斯,今年41岁,失业、孤独。谁能想到,他曾是一位有“颜值”、有工作、有三套房产的中产阶级。



亚科沃斯曾经在希腊邮政有一份朝九晚五的铁饭碗工作。但是,经济不景气让他不得不离开原岗位,转去一所学校当保安。尽管如此,直到2011年年底,他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失业。图为亚科沃斯在垃圾桶里翻找铝制汽水罐卖钱。



祸不单行,2012年年初,他先是丢了工作,不久他身边唯一的亲人——母亲也撒手人寰离他而去。图为亚科沃斯在厨房里翻看母亲的照片,一张2寸的黑白照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念想。


亚科沃斯的长辈们也都没有逃离这场经济危机的梦魇。双亲大半辈子都过得十分安逸,而晚年都在危机的阴霾中离开人世,而他最爱的叔叔也没能逃过这场厄运。



失业的亚科沃斯依靠长辈们留下的两处公寓和一处避暑别墅总共每月500欧元的租金过活。然而,根据希腊最新的税收政策,他名下的房产收入需要每年缴纳13,000欧元的税收,尽管他一年的实际租金只有6,000欧元。人人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然而,亚科沃斯的“春天”却是从6,700欧元的债务开始的。图为亚科沃斯在厨房里数零钱,没有人在意他失业,没有人安慰他母亲去世。



他收到的来信中,只有一封封来自税务局的催款单。缴费通知开始慢慢升级为“恐吓”,不缴纳足额税费,政府就将没收他名下的房产。图为亚科沃斯不停地收到寄来的账单,堆积在桌上。



为了节省开支,亚科沃斯甚至开始逃避出门。除了厨房的一台小小的电视机,连灯他都不舍得开,连邻居都不确定隔壁的亚科沃斯是不是还健在。



忆及过去,亚科沃斯说,“我妈还活着的时候,一切都不同。我们能写字、付账,能吃到热乎乎的食物。在世界上孤苦伶仃是很惨的,如果三年前有人跟我说将会靠捡易拉罐为生,我不会相信,会以为他是疯子。”而现在,就连水塘中的一只汽水罐亚科沃斯也不愿放过。



无奈之下,亚科沃斯忍痛卖掉了位于海边的避暑别墅,从此失去了自己一生最愉快、最珍贵的回忆。图为微弱的灯光中,亚科沃斯从自己房子的窗口向外看。



亚科沃斯在晦暗的厨房里吃饭,这顿饭他仅仅靠几个洋葱果腹。



亚科沃斯在一家餐厅的后厨里等待放饭。每周五,他还会去教堂组织的施舍点领饭。



厨房里的电器都久置不用,灶台上摆放的亚科沃斯刚刚领到的餐食。



当地税务部门的办公室里,亚科沃斯看着电脑上的数据,试图解决他的高额负债。



雅典郊区亚科沃斯的房子,平日里他几乎不敢开灯。



亚科沃斯生活小康时经常穿的衬衫,如今挂在房间里“吃灰”。



雅典附近的Porto Rafti小镇,在亚科沃斯的另一间房产里挂着他年轻时的照片。曾经,这位大叔也算是一位型男。



亚科沃斯胡须满面愁容不展,坐在厨房里的他其实刚过不惑之年,却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生气。



亚科沃斯去墓园追思母亲的离世,也向她倾诉自己的悲惨境遇。

7月5日,也就是明天,这一被称为希腊现代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公投就要展开。希腊将通过这一公投结果来决定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6月底提出的新援助方案。虽然这一方案目前已经超过了期限,债权人说,这个方案已经无效了。就算投票结果赞成签约,协议也会重新讨论。



不过,直到现在,许多选民说,他们其实并不清楚要投什么,也不知道投赞成或反对会带来什么结果。他们真的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生活。现在的困境到底何时才能摆脱,未来的生活能不能变好。这些问题,让普通人疑惑又彷徨。而且或许还将彷徨很长一段时间。

栏目随机:

栏目近期热点:更多